top of page

苦難神學 ── 從聖靈論看如何面對苦難

蕭文耀傳道 道學碩士(建道神學院)、現進修教牧學博士、聯宇聖經學院特約講師、音樂學士(主修指揮及作曲)、教育(中文)學士、教育(中文)碩士

何謂苦難?

根據創世記的記載,當亞當夏娃犯罪之後,神懲罰人類,咒詛便開始降到人世間,[1] 亦即是人類開始面對苦難。

苦難可以來自大自然,來自人類,甚至來自自己。苦難的來臨,是人類無法抗拒的,如卡森所說:「瘟疫、死亡、疾病和戰爭等災害都沒有眼睛,不會區分對象,無辜人受苦正是墮落失序世界的特性。」(卡森,1997,45)在苦難的角度,人已無法說是無辜與否,因無辜與否也需要面對亦必會經歷。有人認為,苦難是出自邪惡,就是人的罪和魔鬼撒但的破壞。[2]

世界上有數不盡的苦難,這是現實,[3] 沒有人能否認。有些苦難是來自人的自私,為了私利而傷害別人,明顯地,這是罪帶來的結果,就是人心的敗壞險惡。[4]

在基督徒來說,苦難同樣是必須面對的事情,主耶穌已一早提醒門徒:「在世上你們有苦難...」(約十六33),不過,我們相信,苦難對於基督徒來說,可以是成聖的路,可以是靈性的考驗。[5]


面對苦難的傳統教導──學像基督

人生有很多苦痛的經歷,這些苦痛都可以稱之為「苦難」。在教會中,在靈修書籍裡,或多或少,無論是教牧或先賢,都會教導作信徒的,要學習主耶穌的樣式,以耶穌基督作榜樣,這也是主的教訓:「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太十一28)

主耶穌曾經受到不公平的對待,不公義的審訊,後來更無辜地被打、被鞭、被釘在十字架上,為世人的罪,完成了救恩的偉大使命,讓我們能得盼望,祂的死和復活,為我們做了美好的榜樣,更「成為我們希望的泉源,並且幫助我們克勝苦難」。[6] 若主耶穌沒有為我們犧牲,我們便沒有希望,[7] 因我們根本無能力改變自己的生命,可以滿足神的要求,只有耶穌基督的代贖,我們才能得救。

傳統的教導,一般以基督論和救贖論為基礎。在莫特曼的三一神學裡,他的「希望神學」和「十架神學」都將著眼點放在十架給世人的希望上,他認為:「主耶穌為世人的犧牲,成為耶穌受死這件歷史事件的神學解釋,並且為人類帶來普世新創造的希望,以及倫理的訴求。」[8] 在沃弗的《擁抱神學》中,他同樣地以「十字架的精神」為基礎,[9] 去處理及面對苦難。雖然莫特曼和沃弗的主張非完全相同,[10] 但他們對「苦難」這課題,都以十字架受苦的上帝作為基礎。


從聖靈論看如何面對苦難

信徒遇見苦難是必然的,但我們應如何面對,用甚麼的心態去面對呢?我們知道、明白亦深信十架上受苦的基督的能力和榜樣,我們又知道、明白和確立我們當學像主。不過,若只是接受「受苦是必需要」的事實,主受苦而我們也受苦,以此為配得為主受苦而覺得有榮耀,是否真的熬得過去。受苦,思想十架的苦,然後接受施壓者所加添的苦,這種循環的苦不斷地煎熬著我們,結果只是苦,甚至是苦中作樂,因從頭至尾都離不開苦,這是一種未免太過消極的處理方法。若果能「落在百般試煉中,都要以為大喜樂」(雅一2),即是說,當我們在苦難中,我們仍充滿喜樂,這才是積極的處理方法。怎樣才能在苦難中有喜樂,就是要倚靠聖靈,因為聖靈會賜下能力,賜人才能與智慧,使人能從壓迫者的壓制下拯救出來,在聖經舊約中已有好些這樣的例子。[11]

處理苦痛的來源,首先要靠聖靈去赦免饒恕施壓者。馬太福音六章14~15節,主禱文中,「耶穌命令我們要將一個請求放入我們的禱告中,那就是求神赦免我們,如同我們赦免其他傷害我們的人那樣,即在『個人關係』中赦免──亦即不再懷著怨恨,不再秘藏對人的苦毒,不再醞釀傷害人的願望」,[12] 因為這樣做會叫聖靈擔憂(弗四30),當我們懷著怨恨、秘藏苦毒及醞釀傷害人的願望,這些罪就會破壞我們與神之間的關係(賽五十九1~2),而若果我們對人不肯赦免,聖靈會疏遠我們,因罪成了我們與聖靈之間的阻絕,直到我們願意赦免別人為此(太六12,14~15)。

論到聖靈的工作,「我們可以將聖靈帶來神同在之明證與帶來祝福的工作,分成四個方面,包括聖靈賜能力、聖靈潔淨、聖靈啟示和聖靈使人合一。」[13] 而因為神是愛,聖靈將神的愛傾倒入我們的心中(羅五5;十五30;西一8),創造出一種愛的環境氣氛;因為神「不是叫人混亂,乃是叫人安靜」(林前十四33)。[14] 而聖靈所帶來的和平環境氣氛,就是羅馬書十四17節所說:「神的國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義、和平,並聖靈中的喜樂。」(亦參加五22)

除了賜下和平環境氣氛,聖靈亦賜下能力,讓我們可以面對各種苦難。

在這混亂的世代,我們可以「靠聖靈的安慰而行...」,[15]  亦可以「在聖靈喜樂」(路十21),古德恩明確的指出,「我們要有意識地居住在由聖靈所創造的像神性格的環境氣氛中--即充滿能力、仁愛、喜樂、真理、聖潔、公義和平安的環境氣氛。」[16] 在聖靈裡,就是聖靈與我們同在,是何等的「完滿、豐富」。[17]

換句話說,聖靈的工作,是「在我們裡面動工,使我們改變、成聖、並賜給我們生命中更深的聖潔」。[18] 而讓我們有能力去面對苦難和壓迫。

我們信主的一刻,受了聖靈的洗,而「聖靈是帶來能力的。我們受教導知道靠著超自然的能力去過超自然的生活...是被召去戰勝那惡者...我們需要知道在這一場爭戰裡,只有靠著聖靈的能力,才能獲得勝利...」[19] 因此,我們要靠聖靈,才能面對苦難,在苦難中得勝。

要饒恕及接納傷害我們的人,離不開的是「愛」。聖靈的來臨,「叫人認識基督、愛祂、信靠祂、尊崇祂和讚美祂;這是聖靈一貫的目標和目的,也是父神的目標和目的。」[20] 而保羅亦同樣表達,「愛是聖靈所結的第一個果子...愛實質上不單是一種感受,而是一種行為表現...」。[21] 因為約三16~18如此說:「我們相愛,不要只在言語和舌頭上,總要在行為和誠實上。」

莫特曼論及聖靈的工作,他認為「聖靈在人心靈裡工作,不單將人與自然界相連起來,更將人神關係建立起來」。[22] 而且「使人回應聖靈裡上帝的說話。」[23] 我們要處理苦難中人際的問題,只有靠聖靈與神建立美好的關係,才有力量去饒恕和接納。

要去擁抱,除了仰望十架上的救主之外,生命的轉化和受壓者對自己的罪的釋放是同樣的重要。卡維里論及聖靈的工作時,他說:「我們也可以期望...聖靈的果子都將會明顯可見(加五18)。」[24] 聖靈幫助我們看「舊事已過」,又幫助我們「棄絕肉體」,叫我們可以放下苦難,作一個得勝的基督徒。而「作為解放的靈」,就是讓我們從苦痛中解放的聖靈,「將人類從痛苦和罪中釋放」。[25] 

面對苦難,心中的傷痛實在難以放下,只有倚靠聖靈,我們才能超越自己,卡維里指出:「我們活在高度個人化的西方文化中,而這文化也將自己的價值觀加諸世界其他地方,而聖靈的經驗挑戰我們這自製的隔離區,啟發我們超越自己,並接觸別人從而接受和施予。」[26] 聖靈的工作,在信徒的生命裡,「會不斷控制和管理信徒的生活」。[27] 

換句話說,當我們倚靠聖靈的時候,聖靈會賜予我們能力去面對和處理苦難,而且是在聖靈裡有喜樂,雖然正在經歷苦難,但生命仍充滿喜樂,這就是聖靈所賜的恩典,正如愛任紐所確立的:「上帝的靈在哪裡,教會和所有恩典便在那裡。」[28] 這樣說明了一件事,我們靠聖靈得勝,能有喜樂而勝過苦難,是看見聖靈的恩典,而不單止看見十字架上受苦的主。正如經上記著說:「你們得救是本乎恩」(弗二8)。我們雖然是受害者,但我們同樣是罪人,(因為世上一個義人也沒有),因此,一切都是上帝的恩典,我們靠著聖靈便能有喜樂,與弟兄姊妹合一和存感恩的心生活。[29] 


總結

面對苦難,我們由仰望更學習十字架上受苦的基督開始,續而進入倚靠聖靈去看重上帝的恩典,即是由「苦」進展至「樂」。經歷苦難,如今不再以「受苦」的心態面對,而相反地,我們要以「喜樂--恩典」的心態去面對。

倚靠聖靈,我們便有力量在面對苦難時去親近神,因為「...在聖靈的保守下...更心悅誠服地接受神的主權。」[30] 而且我們相信:「在歷史救恩已經定成,以及新天新地將臨的亮光下,苦難日子只是暫時的,並會很快成為過去。」[31] 



參考書籍:

卡維里,《聖靈論:全球導覽》,香港:基道,2009。

古恩德,《從聖經看靈恩運動》,香港:宣道,1981。

古德恩,《系統神學》,台北:更新傳道會,2011。

廖炳堂,《靈修神學》,香港:天道,2010。

巴刻,《活在聖靈中》,香港:宣道,1989。

沃弗,《擁抱神學》,台北:校園書房,2007。

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香港:福音證主協會,1991。

 

1.廖炳堂,《靈修神學》,香港:天道,2010,P.495

「苦難本來是神義怒的咒詛,如今卻成了生命得著煉淨和管教的渠道,叫信徒可以憑信而得著屬靈的益處。」

2. 同上,P.479

「苦難本質上是反創造的邪惡力量,源於撒但及人的罪性。」

3. 廖炳堂,《靈修神學》,香港:天道,2010,P.493

「苦難是世界的現實情況,由此顯出救恩之必須和寶貴。」

4. 沃弗,《擁抱神學》,台北:校園書房,2007,P.138

「惡的源頭不在人外面的污穢事物,而在人裡面的污穢內心。」

5. 廖炳堂,《靈修神學》,香港:天道,2010,P.478

「苦難是牧靈工作上最常遇到的問題,也是基督徒成聖路上最大的靈性考驗之一。」

6. 郭鴻標,《莫特曼三一神學》,香港:建道,2007,P.43

「莫特曼基於耶穌在十架上的受死與復活,相信耶穌成為我們希望的泉源,並且幫助我們克勝苦難。」

7.同上,P.44

「沒有耶穌十架的受苦,就沒有對將來的希望。」

8. 郭鴻標,《莫特曼三一神學》,香港:建道,2007,P.86

「主耶穌為世人的罪犧牲,成為耶穌受死這件歷史事件的神學解釋,並且為人類帶來普世新創造的希望,以及倫理的訴求。」

9. 沃弗,《擁抱神學》,台北:校園書房,2007,P.101

10. 同上,P.20

「十架上所表明和要求的是捨己之愛…」

11. 古德恩,"系統神學",台北:更新傳道會,2011,P.642

「在舊約時代,聖靈經常賜下能力,使人從事特別的服事。祂賜給約書亞領袖的才能與智慧(民廿七18;申卅四9);祂賜給士師們能力,使他們將以色列人從壓迫者的壓制下拯救出來。」

12. 同上,P.383

13. 同上,P.642

14. 同上,P.651

「因為神是愛,而聖靈是將神的愛傾倒入我們心中的(羅五5;十五30;西一8),所以通常聖靈最強烈之彰顯,是會創造出一種愛的環境氣氛;因為神『不是叫人混亂,乃是叫人安靜』(林前十四33),所以聖靈將帶來一種和平的環境氣氛──『神的國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義、和平,並聖靈中的喜樂。』(羅十四17;加五22)」

15. 古德恩,"系統神學",台北:更新傳道會,2011,P.656

「祂的同在是如此完滿、豐富彼得也應許說,祂特別與那些為基督受苦的人同在:『你們若為基督的名受辱罵,便是有福的,因為神榮耀的靈常住在你們身上。』(彼前四14)我們要有意識地居住在由聖靈所創造的像神性格的環境氣氛中──即充滿能力、仁愛、喜樂、真理、聖潔、公義和平安的環境氣氛。

...靠聖靈的安慰而行...

...在聖靈裡喜樂(路十21)」

16. 同上

17. 同上

18. 同上,P.761

「基督也為你們受過苦,給你們留下榜樣,叫你們跟隨祂的腳蹤行。(彼前二21)然而具體來說,是聖靈在我們裡面動工,使我們改變、成聖,並賜給我們生命中更深的聖潔。」

19. 巴刻,《活在聖靈中》,香港:宣道,1989,P.26

「...聖靈是帶來能力的。我們受教導知道靠著超自然的能力去過超自然的生活,是整個新約基督教信仰的核心。

我們是被召去戰勝那惡者,他常以種種形態出現在我們心裡,或圍繞我們。我們需要知道在這一場爭戰裡,只有靠著聖靈的能力,才能獲得勝利;反之,若完全靠賴自己,最後只會發現自己的無能和經驗挫敗,引致痛苦。」

20. 巴刻,《活在聖靈中》,香港:宣道,1989,P.51

21. 同上,P.121

22.郭鴻標,《莫特曼三一神學》,香港:建道,2007,P.131

「聖靈在人心靈裡工作,不單將人與自然界相連起來,更將人神關係建立起來。」

23. 同上,P.116

「他形容聖靈在人心裡工作,使人回應聖經裡上帝的說話」

24. 卡維里,"聖靈論:全球導覽",香港:基道,2009,P.31

「我們也可以期望藉著聖靈帶來道德的轉化(林前六9~11)。聖靈的任務是棄絕肉體。雖然新的已經來到,舊的已經過去,但「靈」和「肉體」之間仍然不斷搏鬥,甚至爭戰(羅八1;加五16);因此,所有信徒有責任在聖靈的能力中生活,「靠聖靈行事」,由聖靈引導(羅八4~6、14;加五16、18、25)。只要有進步,聖靈的果子都將會明顯可見(加五18)」

25. 同上,P.168

「作為解放的靈,將人類從痛苦和罪中釋放...」

26. 同上,P.219

27. 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香港:福音證主協會,1991,P.269

28. 卡維里,"聖靈論:全球導覽",香港:基道,2009,P.132

「根據愛任紐,具決定性的是上帝的靈的臨在:『上帝的靈在哪裡,教會和所有恩典便在那裡。』」

29. 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香港:福音證主協會,1991,P.270

「不要叫聖靈擔憂(弗四30):以弗所書四章30節的上下文,是關乎對犯罪的勸告。信徒不可說謊(四25),不可長久生氣(四26),不可心懷苦毒和怨恨(四31~32)。當信徒行這些事,他就是叫聖靈擔憂了。罪會令聖靈擔憂,罪會令信徒不能被聖靈充滿。

信徒在教會中表現出喜樂、合一和感恩(弗五19至20)」

30. 同上,P.487

「...在聖靈的保守下,信心始終不會輕易失去...更心悅誠服地接受神的主權。」

31. 同上,P.486

「在歷史救恩已經完成、以及新天新地將臨的亮光下,苦難日子只是暫時的,並會很快成為過去。」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