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黑夜 ── 迷失



歌詞︰

黑夜

曲、詞:Wu


祢退隱 消失

任由跌入黑暗

你容許 焚燒

作溫柔的焚煉


甜蜜邂逅的悵惘被撕破

痛苦呼求的哭泣被消去


祢退隱

我不穩


黑夜讓我迷失 竭力掙扎卻動彈不得

黑夜讓我迷失 何時才會到晨曦一刻

墮進深淵

是我願卻又不願


我枯萎 軀殼

重覆的經歷失落

我習慣 沈默

只唱著要喜樂


求讓知性化作信心 記憶指向盼望

求祢讓意志化作愛


黑夜導航 比晨曦更可貴

黑夜導航 竟更新你我


作者的話︰ 胡天納

《短介》

靈感來源自聖若望十架的作品所提岀的心靈的黑夜,而其一靈修觀重點提到人的提升就是要經過一被動的心靈黑夜,這景況中我們感受不到上帝的同在,同時亦不能靠己身離開,整個人的狀態就是枯萎與無助。 上帝就是透過衪的不在去磨練我地,退隱是衪的方法,而在這大前提下我們能否真的容讓我們自身進入黑暗,而不急於用一套答案去自我合理化呢?在聖若望十架的理解中,黑夜本身就是有獨特的價值在其他處境中不能找到,黑夜本身就是在帶領著。


《詳介》

這首歌的來源係源自靈修大師聖若望十架的作品《心靈的黑夜》,而當中有某些句子更是來自其詩句的內容中譯。 而基本上聖若望十架的靈修觀為一上升階梯的模式,用不同的狀態來描述與上帝的關係,而後人亦有嘗試已另外角度去嘗試解釋其階梯未必是一直線而是不穩定的跳動去嘗試開拓更廣可能性,但本次重點集中在其一階梯裡較高的部分,竟然要面對的是上帝對我們完全失去同在的感受。抽取這部分的反差嘗試放於今天教會處境當中,去開拓更多理解靈命的可能性,以下為一小弟嘗試整合其靈修觀節錄


//


現代有關靈命上我們十分著重與上帝的遠近,所以在分享靈命上我地經常會互相詢問到底這段時間靈命如何,而大部分我們也用一個遠近的維度去回答,如這段時間關係比較遠等也是一個常見回應。這類型的想像限制性在於只能比較二元的分辨遠或近,而這好壞亦只直接已好為近,壞為遠作直接類比,引申開來會有機會陷入靈命的量度方式單一化的危機。而以聖若望十架對於心靈的黑夜的靈修默觀去與之對比,上帝能透過拉遠衪與你的距離來煉淨人的靈魂,所以這種拉遠距離並不代表是靈命的下降,反之為一上升的指標和方法,而在愛之梯階級上,就算靈命不斷上升,與上帝的距離也會時近時遠,所打破的框架為靈命的長進並不受與上帝的遠近所限制,因上帝正正就是使用我們與衪的距離去慢慢教導我們靈命的強壯,遠近只是衪教導的工具,並不必然與我們靈命有正比或反比的效果。而另外的應用為透過感受所設定的十級愛之梯能最少讓我們能更豐富和清晰表達與上帝關係和靈魂的狀態,而不是極二元的只分好壞,這樣我們對靈性追求更有方向,縱然有高低起伏,但更能將我們生命的時間線中靈命狀態連起來,這有助於我們能更有動力和樂意去為著靈命進深,而非飄忽不定地隨機轉變我們對自身靈命的好壞。 另外就是我們對於靈命理解為被愛的屬靈經驗的發生頻率,所以我們量度靈命的長進時會採取數算上帝介入我們生活的次數,介入的強弱,給予我們多大的滿足等作為指標,越強越多越滿足,就是靈命的長進和好的靈程,所以導致我們去提升靈命的方法就是單單在生活中尋找更多屬靈經歷,而對於沒有屬靈經歷或較少的人,在現今教會中普遍也會定性為靈命差,其彈性十分低,並難以作一個長期靈命的規劃,而在面對這個低潮,普遍見議的方法也為努力的去尋找,努力的去觀察,強調主動的尋找上帝足跡。而若以聖若望十架有關心靈的黑夜的觀念套於其中,他認為黑夜其中要煉淨的,就是靈魂的貪吃,他強調單以屬靈經歷所得到的滿足是低層次的,但他沒有完全否定屬靈經歷的重要,他強調這是信仰生命比較起始時的狀態,但他十分強調惟有經過上帝的退隱才能學習到怎樣不受屬靈經歷所牽制成為倚賴,而他更以另一角度切入,講述魔鬼亦可用吸引的屬靈經歷培養我們成為一個貪吃的人,讓這些經驗成為我們的偶像,只滿足於此,因此他強調上帝就是用退隱的方式去讓我們經歷在沒有衪同在下如何肩起信仰,從而在之後得到屬靈上的滿足已不再只是著眼於自己所得的,而是單單滿足於與主結合,這是在未煉淨靈魂所不能達到的層次,所以對於由靈恩運動所致極重視屬靈經歷的教會,這無疑是一個危機,因這向度去量度信徒的屬靈生命雖然較客觀,但卻限制靈性成長的可塑性。而另外在靈命成長的過程中,聖若望十架認為我們應著重默觀,而非主動尋找屬靈感動,因為黑夜當中強調靈命成長的可能性時,上帝是可以透過被動的黑夜讓人的靈命被動地學習和煉淨,所以主動和主權從來也不受我們所操控著,這不是否定尋找屬靈經驗的重要,而是開拓其他靈命成長的可能性。


//


而的確其靈修觀弱點在其大眾必然性同線性模型上,但仍不礙我地去嘗試開拓一個新的可能性,就是我地靈命的觀察,仍然有很多範式可以嘗試,去讓我地信仰更能處理我地生命面對不同的境況,縱然去到絕望處。


《音介》

本曲嘗試用句子的穿插去表達一些意思,沒有太過複雜的拍子, 尾段三部的各自交替頌唱正正就係為了表達在黑夜當中我地未必因爲明白「為何」而能離開,需要的是等待,幾時先係白日再臨?我不知道,只管向前走吧,要忍耐,要等待,共勉。 《鳴謝》

十分感謝patrick同Toby仗義為Vocal部分錄音,佢地兩個都係我好喜愛的歌手!當然仲有家寶仗義幫忙錄鼓的部分!十分喜歡你的心思!無以為報但求各大大睇完務必要subscribe佢地channel同follow佢地ig呀

最後要多謝Sarah整的mv,一直好欣賞佢的作品,多謝佢用畫面為音樂再添一層味道


MV創作的話︰ Sarah Song

在宇宙的一隅,光點開始消失。

世界進入黑暗,我們進入一個冰冷的機械式的意識世界。


聖若望十架的階梯讓我想到彭羅斯階梯,彷彿一直向上或向下,卻在無限循環的一個階梯。

這個經典的幾何學悖論,就像不斷追求向上卻陷入無止境循環的絕望狀態。


於是我們似乎迷失了。感知不到光和真理的存在。

在無盡的重複的無力感和黑暗中,努力探尋答案,一直在期待外力介入。

但思緒混亂,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迫切地渴求一個出口,卻好像只有自己思緒的迴響。


最後回到宇宙視角,黑暗是暫時的。

在這個信仰旅程中,黑夜是必須經歷的。

黑夜引領我們再次看見光明,

微光劃破夜空,指向一個未知的未來。


355 views0 comments

Related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